PMI创2009年3月以来最低--家用电梯关注

2015-08-27

PMI创2009年3月以来最低 央行再放水 下半年复苏?

9个月内,5次降息。8月25日,央行再次出手,宣布自2015年8月26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0.25个百分点,这是央行从2014年11月起第5次降息;同时实施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这也是年内第3次降准。

“降准降息旨在降低实际融资成本,稳定经济增长。”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

事实上,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均表示,降准符合逻辑,降息超出预期。

下半年经济开局不利,7月多个实体经济指标同比增速均出现下滑,8月以来也未见转好迹象。近日公布的代表中小企业的财新PMI创下2009年3月以来最低值,制造业已经到了金融危机以来最糟糕的时刻,经济下行压力进一步上升。因此,尽管上半年消费和新兴产业表现较好,但传统行业若维持目前的状态,下半年GDP增速继续下滑的可能性将明显上升。

央行又出手了家用电梯

今年降息降准频率之高,让人始料不及。

“降准是为了对冲跨境资本的流出压力,一直以来就应该箭在弦上;但在CPI马上就要突破1.8的时候,利率主动降到1.8以下,央行也是蛮拼的。”方正宏观分析师郭磊表示。

此次降准降息齐发力,宽松力度明显加大。在降息的同时,1年期限以上的存款利率浮动上限也完全放开。但由于在此次降息之前,商业银行并未用足存款利率的上浮空间,所以此次放开浮动上限并不会导致存款利率上升。

此次存款准备金率普降0.5个百分点。在这基础之上,农村金融机构准备金率还额外多降0.5个百分点,金融租赁公司和汽车金融公司准备金率额外多降3个百分点。据估算,此次存准普降及定向下调将总共释放约8000亿元的流动性:其中普降释放约6600亿元;额外定向降准释放约1100亿元。将促进银行扩大信贷投放,增强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同时对冲因外汇占款下降而引发的流动性紧缺,有助于稳定资本市场。

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表示,年内在经济下行压力不减、资本流出压力加大的情况下,若经济运行不见企稳,不排除再次降息降准的可能。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国就一直处在资本流出状态中。而今年8月11日人民币汇改所导致的贬值更加大了资本流出压力。根据我们估算,7月我国热钱流出已经高达8000亿元。相信这一数字在8月还会进一步加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市场对央行降准对冲资本流出已有充分预期。由于此次降准释放的流动性规模大致也就与1个月的资本流出量相当,在未来几个月预计还有更多降准。”徐高表示。

相比降准,降息则或是“不得已而为之”。

由于PPI持续为负且降幅还有所扩大,尽管名义利率下行,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仍然居高不下。在此背景下,降息有利于缓解存量债务压力,促进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下降。

8月初央行发布的《二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到,要“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的传导渠道,提高金融运行效率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但从8月财新PMI来看,货币政策传导到实体经济,效果显然不够明显。

糟糕的实体经济家用电梯

尽管“双降”来得猛烈,但在很多人看来,落后于股灾、落后于人民币意外大幅贬值造成的外汇流出的对冲要求的这场“双降”,来得还是有些太迟。

“PMI再创新低,稳增长迫在眉睫。”上海证券研报显示。

8月财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再度下跌,较7月初值下降1.1个百分点至47.1%,远低于市场预期的反弹至48.2,连续两个月下滑,为第6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创2009年3月以来最低。制造业下行压力有增无减,实体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

PMI企稳预期落空,显示经济企稳并不稳固,稳增长政策的力度和落实情况并没有比上半年出现明显改善。近期指数出现快速下滑创出新低,经济托底成为燃眉之急,需要宽松政策保驾护航。若传统行业维持目前状态,下半年GDP增速继续下滑的可能性将明显上升。

具体来看,新订单指数、新出口订单指数、产出指数全线回落,就业指数连续22个月在荣枯线下运行。需求不足将是制约经济增长的主要矛盾。去库存、去产能制约产出增加,进而影响就业、制约采购意愿。经济下行压力难消,稳增长政策仍需加码。从企业运行看,出厂价格相对投入价格加速下降进一步挤压企业利润空间,成品库存由跌转涨及采购库存的加速回落显示企业库存状况仍在恶化,实体企业需求低迷的状况仍将延续,短期恐难明显改善。从基本面上看,经济企稳根基仍待加固;微观主体业绩改善仍需等待。

事实上,过去5年内制造业PMI指数的几个低点基本都在48附近,近期指数出现快速下滑创出新低,经济托底成为燃眉之急。在经济内生动力不足的情况下,稳增长需政策加码护航。

与此同时,高频数据显示,稳增长政策下生产面出现企稳迹象,发电量同比跌幅继续收窄,上周单周同比增速扩大10.8个百分点至11.8%,其中部分由于去年低基数因素,产能利用率低位企稳。

“当前的经济环境下,靠货币宽松刺激经济就像是用绳子推车,很难完全发挥作用。货币政策传导的主要梗阻在银行,银行由于不良资产包袱甩不掉导致惜贷情绪严重,负债成本仍不稳定,这次放开存款利率上限,反而可能加大银行的负债成本压力。只要这种情况不改变,三季度经济破7是大概率事件。一方面,7月工业投资消费出口以及8月高频数据的下滑显示传统工业仍然没有起色,而另一方面,作为上半年增长的主要动力,第三产业主要的金融和地产,下半年也面临失速风险。”徐高表示。

宏观数据持续走弱,实体经济复苏迫在眉睫。

从7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的东北调研,到近期的“两只鸟论”,都透露出一个信号,中央要把实体经济搞上去,而且要靠真正的实体增长点。

徐高认为,下一步的重点是基建。上半年基建喊的多,做的少。7月份基建投资的增速不升反降,而未来几个月基建回升的阻力还是很大。因此中央对基建的支持力度只会增强,不会减弱。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